昔我往矣,杨柳青青,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苏轼《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

(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雨具先去,同行皆狼狈,余独不觉。已而遂晴,故作此。)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看林语堂写的《苏东坡传》,让人明白要去评价和了解一个人,需要时间的沉淀。这种沉淀也许不止二三十年,或许需要经历历史风尘洗礼之后才能跳出主观喜好之外做出一些客观评价。那些行走在自己生活层面里的人,在他们自己精神世界里站成了一种独立的风骨,而后人籍由他们遗留的诗词了解体会着人生。庄子里有”相视而笑,莫逆于心”,静下心去看这些让人肺腑溢言的句子时候,真正无论欣喜或者沧桑的感受来的是心。一笑莫逆,真正互相理解的人或许有时需要的就是那样的一个气场和眼神就足够。苏东坡一生起伏跌宕,但正是因此,他后来的词却有了更多关于人在这个世界上的一些哲学的思考!给我们留下了诸多的美句让人读来酣畅淋漓!

喜欢中国山水画的那种意境:山水常在,一叶小舟荡于江上,若有好友良人,棋局一盘人生。而水长流,松长青,浓妆淡抹里尽得人生之乐。记得那次冒雨在山间行走,实际该说就是大风大雨里在山路上苦苦行路的时候,从眼里望出去看到的是山里慢慢升腾起的雾气弥漫在山体和山脊上,风雨在路上织成一副雨幕,像极了那样中国山水画!忽然也就没有了凄风苦雨的感觉却有些怡然自乐的那种风雨之乐!虽然在雨里狼狈到衣服湿透却在后来想起时没有丝毫的后悔之意,脑海里浮现的竟然就有古代那些自得于风雨之中的先贤的模样。后来在看苏东坡这首莫听穿林打叶声,从林语堂的记述里就更加喜欢这苏家儿郎,倘若他生在现世这浮躁里想来仍然是不脱那股子男儿潇洒意气吧!

“昔我往矣,杨柳青青,今我来思,雨雪霏霏”出自《诗经.小雅.采薇》,这句王夫之在《姜斋诗话》中这样评到“以乐景写哀,以哀景写乐,一倍增其哀乐!”读苏东坡没来由感觉到了这样的一种情绪,从一本书里看到一个人的一生,这种感觉很穿越,但又很真实。

林语堂笔下的苏东坡是“一个具有多才多艺的天才,深厚、广博、诙谐,有高度的智力,有天真烂漫的赤子之心,又自有其迷人的魔力”。有记载苏东坡对弟弟子由说了下面这段话:“吾上可陪玉皇大帝,下可以陪卑田院乞儿。眼前见天下无一个不好人。”林语堂写也许这段话最能概括苏东坡,自得其乐,无所畏惧,像一阵清风度过了一生。除却才华卓越之外苏东坡个人的生活资料比较齐全,有很多的诗文游记以及别人为其写的传记等流传于世,藉由这些给后世很多研究和发现的资料。苏东坡与王安石对变法于否之争让他的仕途命运起起伏伏,在世之时经历很多磨难,但在去世之后又被追加了爵位。究原因一是由于其对自己主张的原则始终坚定不移,二则因其诗文书画艺术成就卓绝。所谓人品道德构成了名气的骨干,而风格文章之美则构成了精神之美的骨肉。

说苏东坡,不得不说我们熟知的“三苏”之说,林语堂在文章中有记:老苏名询字明允,号老泉,老泉是因他家乡祖莹而得名。长子苏轼,字子瞻,号东坡,这个号是自“东坡居士”而来,“东坡居士”是他谪居黄州时自己起的,以后,以至今日,他就以东坡为世人所知了。中国的史书上每以“东坡”称他而不冠以姓,或称东坡先生。他的全集有时以溢法名之,而为《苏文忠公全集》,宋孝宗在东坡去世后六十年,赠以“文忠公”溢法。文评家往往以他故乡名称而称他为“苏眉州” 。 小苏名辙字子由,晚年隐居,自称“颖滨遗老”。因而有人称他为“苏颖滨”。有时又因其文集为《奕城文集》而称之为“苏奕城”。奕城距北平以南之正定甚近,苏姓远祖二百年前,是自奕城迁至眉州的。三苏文采卓越,向来都是人们羡慕的一家文才啊!而苏东坡与弟苏辙的关系也是让人艳羡不已,苏东坡为弟写:“我少知子由,天资和且清,岂独为吾弟,要是贤友生。”子由也在兄长的墓志铭上说:“我初从公,赖以有知。抚我则兄,诲我则师。”

这里就在啰唆一段,因为苏东坡曾在凤翔任通判,而娄娄童鞋老家则刚好也是凤翔,呵呵^^…凤翔位于陕西的西部,离渭水不远。因为陕西为中国文化发源地,整个渭水流域富有古迹名胜,其名称都与古代历史相关。强邻西夏,位于今之甘肃,时常为患中国,陕西省因而人力财力消耗甚大,故人民生活甚为困苦。苏东坡到任后第一年内,建了一栋庭园,作为官舍,前有水池,后有亭子,另有一上好花园,种花三十一种,如今称之为“东湖”也是凤翔一大历史风景看点哦^^…

从凤翔府卸任几年之后苏东坡的妻子年仅26岁时遗6岁孩子离世,苏东坡在妻子去世十周年时写下了这首让无数人为之动容的怀念词: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断肠处,明月夜,短松岗。有情有义,硬汉柔情的苏东坡跃然于历史画卷里变的更加立体又富有血肉之感….后苏东坡与王安石的变法之争也让自己的生活和仕途有些颠沛流离之感,但是苏东坡却未已为意,一生游历江河大川,结交的人里有市井之人,也有风雅高贵之人….诗文里大气磅礴者有,小河潺潺者也有….更兼书画作品,养生说法等等….让人读来有了更多的感怀!

苏东坡去世时年六十四,末了,就用这首苏东坡的《水调歌头》结尾,遥寄时空中那个让人敬仰的先贤吧!!!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
高处不胜寒。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
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
此事古难全。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

 

23人评论了“昔我往矣,杨柳青青,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1.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